1. <tr id='dnev'><strong id='dnev'></strong><small id='dnev'></small><button id='dnev'></button><li id='dnev'><noscript id='dnev'><big id='dnev'></big><dt id='dnev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dnev'><table id='dnev'><blockquote id='dnev'><tbody id='dnev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dnev'></u><kbd id='dnev'><kbd id='dnev'></kbd></kbd>
  2. <fieldset id='dnev'></fieldset>
    <acronym id='dnev'><em id='dnev'></em><td id='dnev'><div id='dnev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dnev'><big id='dnev'><big id='dnev'></big><legend id='dnev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3. <span id='dnev'></span>

      <ins id='dnev'></ins>

      <code id='dnev'><strong id='dnev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<dl id='dnev'></dl>

        <i id='dnev'></i>

          <i id='dnev'><div id='dnev'><ins id='dnev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愛要怎麼說出口

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• 浏览:12

            和他相識在一個筆會。後來,她就把他忘瞭。直到有一天他打來電話,她想瞭好久,才把他從記憶裡翻出。她開玩笑說怎麼現在才來電話?他說想得實在受不瞭瞭,所以打。她不信,當然不信。
            他告訴她,過兩天會路過她所在的小城,想看看她。她說好啊。掛瞭電話,忙別的去瞭。她去車站接他。他好像暈著車,蒼白著臉,流瞭淋漓的汗。她掏出手帕給他擦,他說不用不用,露著天真並燦爛的笑。然後他們一起去逛書店,一起去喝茶;他去她的單身宿舍,給她做可口的茄子鰻魚。那天她吃得很多,吃完後和他大聲爭論著張愛玲。她並不給他面子,像熟識的朋友般貶駁他的觀點。她感到奇怪,怎麼對他的感覺,並不生分?
            他回去瞭,他們的電話卻延續下來。慢慢地,他們通話的時間越來越長,間隔的時間卻越來越短。他們隻聊文學,孔子啊李清照啊魯迅啊莎士比亞啊,總是他先說掛瞭吧,她嚇一跳,怎麼聊這麼長時間?每次都是這樣,他們把電話打成烙鐵。
            其實那段時間,她已經與文學,漸行漸遠。
            有大約半個月的時間,他沒有打來電話。星期天,她哪兒也沒去,就坐在沙發上等。突然她被自己的舉動嚇瞭一跳。為什麼要等他的電話?還等瞭整整一天!這樣想著她就站起來,想去夜市上吃碗餛飩。可是她終於沒去。她想,會不會在她剛剛出去的時候,他的電話就打來呢?
            她是餓著肚子睡著的。那天她夢見瞭他。夢是混沌和支離破碎的。但醒來,她知道在夢中,他吻瞭她。她其實是有男友的。他們甚至訂好瞭婚期。但她會尋到種種借口,將婚期不停地往後拖。一個月,半年,一年……她愛自己的男友嗎?應該是的。他們在一起,經歷瞭那麼多。可是她仍然想他。終於忍不住瞭,她把電話打過去。她問他為什麼不來電話,他說沒什麼……你要結婚瞭吧?她說你怎麼知道?他說猜的。然後他們開始聊文學,他和她再一次妙語連珠。要掛上電話的時候,她告訴他自己的婚期拖後瞭。他說哦。她說哦?他說哦。兩個人一起笑。
            他們又恢復瞭以前的電話頻率,仍然是他提醒她,她才掛斷電話。她仍然把自己婚期向後拖著,仿佛永遠沒有盡頭。男友終於忍不住瞭,問她還想不想結婚瞭?她說再等等,然後尋一堆理由。可是他相信嗎?連她自己都不信。
            電話裡她告訴他,下個月,可能真的會結婚。他笑笑,說昆德拉……她打斷他的話,我說我要結婚瞭啊!他說祝福你,昆德拉……她說去你的昆德拉!然後斷掉電話。那是她第一次主動掛斷電話。她感覺世界塌掉瞭一半。
            他沒有再打來。
            婚日的頭一個夜裡,意料之中的,她接到他的電話。他說對不起,她說沒事,他說今天咱們不聊文學瞭,我給你講講我的故事。不知為什麼,她開始不安。
            ……我其實並不像你看到的那麼健康。他說,我有很嚴重的心臟病……幾年前就有……活個三五年的,算是賺瞭……可是我現在還活著,我想,因為你吧……我註定不能和你發生一些什麼,那樣對你不公平……其實能把一些感覺埋在心裡,埋到死,我就很知足瞭……那次,我並不是路過,我是故意去看你的。我想你,想的心疼……
            她愣瞭很久。她知道他不可能跟她開玩笑。她說那跟我說句話吧,說你最想說的。他問幾個字?她說幾個字都行。這一生,隻說這一次。他在那邊沉默瞭很久,然後低低地說,我愛你……她說夠瞭夠瞭,足夠瞭。
            放下電話,她已經淚流滿面。
            手與手的距離
            記得在某雜志上看過,觀察男女牽手的姿勢和表情,便可以猜測出他們的感情狀態瞭。初戀?熱戀?婚後?情感危機?都是一目瞭然的。忘記瞭方法和標準,也懶得去猜測。卻總以為,能手拉手在大街上招搖,便很令人羨慕瞭。滾滾紅塵,蕓蕓眾生,能夠與你牽手的,哪怕那是隻暫時的手,哪怕那是些風雨飄搖的日子,也值得你去珍惜。
            朋友對我說,要握緊。
            朋友說,那時,他正和女友在他們的新房擦玻璃。房子已裝修好瞭,豪華且溫馨。他們各自扶一扇鋁合金的窗扇,幾乎並著肩,談著即來的婚期,開著俏皮的玩笑。突然他聽到"啊"的一聲,扭頭,他的女友已傾瞭身體,正向窗外跌去。他探瞭身子,急切地伸出手,卻什麼也沒抓住。那是三樓。他聽到肉體撞擊地面的沉悶的聲音。
            半年後,他從醫院接回瞭自己的女友。他的女友正坐在輪椅上,同他開著玩笑。他默默聽著,配合著恰到好處的微笑。然後,他告訴女友說,他兌出瞭自己的公司,開始棄商從文瞭。
            朋友的話是真的。一次他跟我說,他的女友從窗臺上跌下去的那一霎間,他們的手,隻差那麼一點點距離。他比劃給我看,那是幾乎可以忽略的距離。他說,那一霎間,女友和他的手,同是孤獨的。隻差那麼一點點,不然,她不會摔下去,更不會失去兩條腿。他撕扯著自己的頭發,露著痛苦的表情,似不能原諒自己。
            是的,那一霎,那一點點距離,對他的女友來說,卻是天堂與地獄的距離。於是他要補償。他說他並不是偉大,但這世上,此時,真得有一雙手,需要他去攥緊。
            朋友真的做到瞭。現在,他每天坐在傢中埋頭寫作,很苦。而他的稿費,僅僅能夠應付兩個人縮衣節食的開支。朋友說,夠瞭。能夠每天看著她,能夠每天抓著她的手,夠瞭。
            朋友說,其實手與手的距離,便是心與心的距離,便是你與幸福的距離。在平時,你感覺不到,而當意外來臨,這一切,便會變得真實。
            朋友說,他再也不想松開她的手瞭。松開,他不知道還會失去什麼。
            朋友說,她很幸福。他很幸福。他們,很幸福。
            那麼,便是瞭。我祝福他們。我希望蕓蕓眾生中有一半的手,都能抓緊另一隻手;有一半的手,都可以被另一隻手抓緊。我希望,天底下,不會再有孤獨的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