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fieldset id='m69r'></fieldset>

  • <ins id='m69r'></ins>
  • <tr id='m69r'><strong id='m69r'></strong><small id='m69r'></small><button id='m69r'></button><li id='m69r'><noscript id='m69r'><big id='m69r'></big><dt id='m69r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m69r'><table id='m69r'><blockquote id='m69r'><tbody id='m69r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m69r'></u><kbd id='m69r'><kbd id='m69r'></kbd></kbd>
  • <acronym id='m69r'><em id='m69r'></em><td id='m69r'><div id='m69r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m69r'><big id='m69r'><big id='m69r'></big><legend id='m69r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      <i id='m69r'></i>
      <span id='m69r'></span>
      <i id='m69r'><div id='m69r'><ins id='m69r'></ins></div></i>

            <code id='m69r'><strong id='m69r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  <dl id='m69r'></dl>

            心愛的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32

              一直不知道他是怎麼愛上她的。

              他最喜歡像個孩子般趴在她懷裡,臉頰緊貼著她的胸脯,側耳聆聽她心跳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“側耳聆聽她心跳的聲音。”這是她大一時寫的詩。她從小就覺得自己的心跳特別快,有時候運動稍微激烈些,心臟就好像要從嘴裡跳出來似的,即使漸漸長大,仍然是隻要爬上兩層樓,就仿佛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,碰痛碰痛。

              碰痛碰痛,她撫著劇烈跳動的胸口詢問雙親,爸爸低頭嘆氣,媽媽又流瞭一臉的淚。

              終於知道自己有先天性心臟病時,她也流瞭一臉的淚。但後來就堅強瞭,不再怕病床、怕高懸的點滴筒、怕護士的白口罩,有時候還能平靜地看著儀器上自己心跳的起伏,不知道什麼時候會變成死寂的橫線。

              上帝大約沒有把她收回去的意思:30歲那年,終於等到瞭願意把心捐給她的人。手術前一天晚上她哭瞭一整夜,哭濕瞭白被單和枕頭,她哭自己終於重新拾回瞭生命,也哭那個失去生命卻救瞭她的人。

              她隻知道是個和自己同年齡的女子,結過婚,猝死於一場車禍。無從表達對那人的感激,她剪存瞭報道她換心手術的新聞,上面並列著她們兩人的照片。

              然後他就出現瞭。起初他在病房踟躕,她還以為是訪者,後來卻成瞭常來聊天的訪客,在百無聊賴的病中,她常為瞭期待他而忙著在病床上梳妝。初戀的喜悅強烈地沖擊著她,畢竟由於自己生來脆弱的心,她連接吻也不曾。

              這一次她可以放心地吻瞭。別人的心在自己胸腔裡有規律地跳動著,她的心跳不再劇烈,卻十分安穩,她真的“放心”瞭,將半跪的他緊擁在自己的胸前,她答應瞭他的求婚。

              但她仍然不知道為什麼會有人愛她,自己不過是個殘缺的人,依舊是孱弱的身子,胸前有永遠的疤痕……他竟然毫不嫌棄地、熱烈地愛著。每次她追問原因,他總是笑而不答,也許歷經滄桑的人感情較內斂吧,她知道他曾有過一次婚姻,但很快就失去瞭。

              她不知道的是他藏在衣櫃底層的小盒子,她在偶然間發現,好奇地打開時,看見他的舊結婚照,含笑的新娘看起來好面熟,好像……她凜然一驚,匆忙找出收存的換心剪報,不待對比,就知道是同一個人,那個把心捐給她的女子。

              那顆心正在她胸中劇烈地跳著,碰痛碰痛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