<span id='gdr4t'></span>
<i id='gdr4t'><div id='gdr4t'><ins id='gdr4t'></ins></div></i>

<fieldset id='gdr4t'></fieldset>
  • <tr id='gdr4t'><strong id='gdr4t'></strong><small id='gdr4t'></small><button id='gdr4t'></button><li id='gdr4t'><noscript id='gdr4t'><big id='gdr4t'></big><dt id='gdr4t'></dt></noscript></li></tr><ol id='gdr4t'><table id='gdr4t'><blockquote id='gdr4t'><tbody id='gdr4t'></tbody></blockquote></table></ol><u id='gdr4t'></u><kbd id='gdr4t'><kbd id='gdr4t'></kbd></kbd>
      <acronym id='gdr4t'><em id='gdr4t'></em><td id='gdr4t'><div id='gdr4t'></div></td></acronym><address id='gdr4t'><big id='gdr4t'><big id='gdr4t'></big><legend id='gdr4t'></legend></big></address>

          <code id='gdr4t'><strong id='gdr4t'></strong></code>

          <i id='gdr4t'></i>
            <ins id='gdr4t'></ins>

          1. <dl id='gdr4t'></dl>

            萬萬人中遇到你

            • 时间:
            • 浏览:14

              一
              蘇小若和曼麗,是同時認識羅燁的。
              大學校園的忍冬樹下,有男生在吹塤,藍衣白褲,手握之處,有聲音,似小蛇,冰冰地遊出。這樣一種奇特的樂器,這樣一種奇特的聲音,一下子擊中蘇小若。曼麗悄聲對她說,天哪,小若,這莫不是傳說中的白馬王子?這個王子我追定瞭。
              蘇小若和曼麗很快知道,吹塤的男生叫羅燁,中文系的,念大二,和她們同級。
              回到宿舍,曼麗纏著蘇小若給羅燁寫約會信。蘇小若說,萬一人傢有女朋友瞭呢?曼麗說,那我就跟她公平競爭。蘇小若被她纏得沒辦法,在紙上寫上這樣的話:羅燁,我喜歡你,喜歡你的塤。想一想,她又特別在右下角畫瞭一朵忍冬花,細碎的小花瓣,很溫柔的模樣。曼麗握瞭紙條跑出去,蘇小若以為她是心血來潮。彼時,曼麗的男友,正在另一座城讀書。每個月的月末,那個瘦瘦的男孩,都會坐瞭很遠的火車來看她。
              卻在傍晚,見到曼麗興沖沖跑回來,大聲宣佈,她大功告成瞭,羅燁約她晚上一起去看電影。
              蘇小若問,那個坐火車來的男生怎麼辦呢?
              曼麗愣一愣,說,我們隻是一般朋友,我真的不很喜歡他,我會打電話告訴他,讓他不要再來瞭。她快快樂樂地換瞭一條紅裙子去見羅燁。
              蘇小若望著她的背影,有點若有所失。窗戶洞開,忍冬樹的花香,隨著微風,淡淡地飄進來。
              二
              蘇小若有時會做一個很奇怪的夢,夢裡面,她不知怎的,走到一座孤島上,四面環水,茫茫復蒼蒼。正驚慌失措時,突然聽到塤聲,小蛇般地遊過來。她一轉身,就望見瞭坐在水邊吹塤的羅燁,正含笑望著她。藍衣白褲,陽光明朗。等她再去尋,卻一片霧起……
              蘇小若突然地,對塤熱衷起來。她去圖書館查資料,得知這種樂器,早在新石器時代就有瞭,原不過是石頭制作的,是古代先民們用來誘捕禽獸的輔助工具。可是,有沒有這樣一些夜晚,天空星星滿佈,他們吹響石頭,用來喚醒沉睡的愛情?蘇小若忍不住這樣想。她特地跑去樂器店,買瞭一隻塤。不過拳頭大小,蹲在她的枕邊,像守望的頭顱。
              羅燁來她們宿舍,看見蘇小若床上的塤,他若有所思拿在手上看,放嘴邊吹出一聲悠長的"嗚",問蘇小若,你也喜歡塤啊?
              蘇小若突然臉紅,她彎下腰去,裝作撿掉在地上的書,一邊說,玩著的呢。
              羅燁便跟她們說起他的小山村,山道道彎彎裡,他們山裡人,吹著塤度過很長很長的時光。
              曼麗說,塤有什麼好聽的,不如古箏好。
              蘇小若的心中,卻生瞭向往,那是怎樣一種景象啊,山翠綠,雲潔白,塤的聲音,悠悠不絕。
              也在校園裡遇到羅燁,他會沖她含笑點頭,叫她小若。也在校文學社的集會上碰瞭面,蘇小若這才知道,頻頻亮相於校刊上的"山裡人",就是羅燁。他用"山裡人"的筆名,寫詩寫隨筆寫散文,文章幹凈得像棉花。而羅燁也始才得知,校刊上化名若水的,原是蘇小若。他的欣賞鋪天蓋地,他說,小若,你真是個才女。
              他們談當下流行的作傢,也談塤,那刀耕火種時代的渴望與追求。蘇小若的心中,突然湧上點點哀愁,說不上的。
              三
              曼麗問蘇小若,怎樣使一個人死心塌地地愛你?
              蘇小若說,給他織毛衣,給他做甜點。
              忍冬樹樹上的葉,全掉光的時候,曼麗抱一堆淺灰色的毛線回宿舍,說要幫羅燁織一條圍巾。圍巾卻織得半途而廢。曼麗實在沒有那個耐心一針一針,她對蘇小若說,還是去商場給他買一條現成的好瞭。
              蘇小若笑,把曼麗織的拆掉,重新起頭,幫她織好圍巾。曼麗高興得摟住蘇小若的脖子說,小若,將來我若是和羅燁結婚瞭,一定要請你作伴娘。
              第一場冬雪落下的時候,羅燁的脖上,圍上瞭蘇小若織的圍巾。淺灰色的毛線軟軟的,羅燁的笑容也軟軟的。他和曼麗在雪下堆雪人,鼻尖上落著點點雪花。
              四
              曼麗給蘇小若介紹瞭一個男孩,男孩瘦削白皙。曼麗說,小若,羅燁總說你很孤單,這下子你不孤單瞭。
              蘇小若的心,疼疼地跳瞭一下。她本想拒絕,但看著快樂的曼麗,她沒說話,算作默許。
              日子就有些淡淡地過著。她和男孩,有時會一起散散步,說一些不著邊際的話。回來後,她大體上會忘記掉。羅燁和曼麗,卻成瞭一對很般配的戀人,羅燁帥氣,曼麗漂亮。偶爾的早晨,羅燁會提著豆漿油條,或奶茶面包,來叫醒睡懶覺的曼麗。曼麗偶爾的,也會跑去羅燁的宿舍,抱來羅燁換下的臟衣裳,一件一件,在盥洗間裡洗。他們兩個,像夫,與婦瞭。
              周末的時候,4個人約瞭一起去校外爬山。羅燁熟悉山上的野花野草,他叫出它們的名,如同喚故知。坐在山風呼呼的山頂上,羅燁掏出塤吹,那淒清的聲音,攜著遠古的滄桑和風雨,小蛇般地,就那樣冰冰地遊過來。蘇小若拼命壓抑瞭自己,才能壓住狂跳的心。她表面上平靜如水地聽。
              曼麗不愛聽,跳遠瞭,去攀一棵樹上的野果子。
              一抬頭,目光相遇,羅燁的,她的。卻又急急地避開,蘇小若笑說,這山上的風真大。她身邊的男孩趕緊說,風大那我們就回吧。蘇小若應一聲,好。腦中卻空空的。
              時光就這樣,清晰著又模糊著。一晃,他們都畢業瞭。
              五
              蘇小若回瞭她的城,應聘到一所中學做老師。她和那個男孩,沒說分手的話,一畢業,很自然地斷瞭聯系。
              羅燁本想回傢鄉古城去,曼麗卻死活不肯,於是留在大都市。很快應聘到一傢公司的企劃部,曼麗也進瞭一傢公司做文員。
              秋葉紛落,所有的夢,到此該完結瞭。
              卻突然收到羅燁寄來的信,羅燁說,小若,假如再與萬萬人中遇到你,我們會怎樣?羅燁說,小若,你畫的忍冬花我留著,你織的圍巾,我很喜歡。
              原來,一切都是明瞭的。蘇小若突然覺得心口疼得慌,她想起第一次遇見他,忍冬樹下,他手握著塤,淒清的聲音,如小蛇般地,從他的手握之處遊出來,就那樣擊中她的靈魂。4年瞭,她總做著那個奇怪的夢:一座孤島上,她與他相遇,他握著塤,坐在水邊吹,轉瞬卻一片霧起。
              有時的相遇,錯過便是千山萬水。
              父母急慌慌給蘇小若介紹對象,男孩的工作單位好,傢境也富足,更為難得的是,還長得一表人才。蘇小若沒有理由拒絕,她不咸不淡地跟那男孩處著,回信給羅燁,我戀愛瞭,你和曼麗,要幸福哦。
              六
              大紅的底子上,撒滿細碎的粉紅的花,一襲白紗的曼麗,偎著西裝筆挺的羅燁,笑得燦若春花,那是曼麗寄給蘇小若的結婚請柬。曼麗說,這請柬具有收藏價值哦,我和羅燁,特地去做的呢。又殷殷相邀,要蘇小若去做她的伴娘。小若,你一定要來哦,你來瞭,我才會更幸福,曼麗說。
              蘇小若便去瞭,帶著那個男孩。他們看起來,也是和諧的兩個,她優雅,他英俊。曼麗初見到,就興奮得大叫,小若,你真有眼光,找這麼一個帥哥啊。羅燁在一旁,隻是淺淺地笑,沒人處,他暗問一句,小若,你好嗎?
              蘇小若答,我很好的。
              羅燁笑,你很好我就放心瞭。轉身走開,那邊,禮花盛放,婚禮正高潮。
              七
              回到小城,蘇小若對那個男孩說,我們分手吧。男孩問,為什麼呢?蘇小若說,我還不想戀愛。男孩說,我可以等。
              學校包團去旅遊,有兩條線路,一條是去香港,體味現代氣息。一條是去古城,覓古代印跡。那個古城,是羅燁傢鄉的城,蘇小若毫不猶豫地報瞭名。
              到達古城,大傢都坐遊船觀民風去瞭,蘇小若一個人,獨自去瞭羅燁的小山村。
              走上彎彎曲曲的山路時,蘇小若滿腦子想的都是塤,忍冬樹下,藍衣白褲的羅燁,他用塤聲,就那麼輕易地擊中她的靈魂。山雀的叫聲,在山林裡時隱時現,有小溪,穿過山澗,又清清亮亮地流遠瞭。她找到羅燁的傢時,已是薄暮黃昏,她謊稱是進山來看風景的,走著走著就迷路瞭。
              羅燁的父母,很熱情地接待瞭她,他們端出煮熟的芋頭,還有用切碎的山菜煮的糯米飯,招待她。芋頭香,糯米飯也香,她吃很多。
              羅燁的母親笑瞇瞇對她說,姑娘,你與我們山裡人真有緣,吃得慣我們山裡的飯。
              他們向她展示羅燁的照片,是張合影,羅燁和曼麗的。兩個人相偎著,站在城市的高樓前,笑得滿眼生輝。羅燁的母親指著羅燁告訴她,這是我兒子。又指著曼麗告訴她,這是我兒媳,城裡的姑娘呢。
              蘇小若笑,伯母你真好福氣。
              夜晚的星空下,蘇小若坐在羅燁傢門口的石頭上,聽羅燁的父親吹塤。半天空的星星,仿佛都掉落到山頭上。
              沒有人知道她的悲傷。塤聲如小蛇,悠悠地,向著遠方遊去。